「对话 – 艺术与设计」

3812当代艺术项目的艺术总监许剑龙先生(Calvin)与法国知名设计师Olivia Putman将於今年五月联手呈献首个跨界作品展:「对话 – 艺术与设计」。并由香港3812当代艺术项目和巴黎Studio Putman携手合作,演绎东西方的美学内涵。

「对话」展览将於5月16日至6月30日於香港3812空间举行,亦是今年法国五月艺术节的重点展览节目之一,展开非能单单用言语去表达的艺术与情感的交流,表达一种隐隐然铺排而成的对比。Olivia Putman解释:「在我的设计当中,为了展现和融合中西方的风格和工艺,我会尝试以不同的形式和物料,这是相当有趣的工作,尤其当观者发现一件家俱时可能联想起一件具中国色彩的灯饰或是带有法式风格的椅子。」

对於Calvin来説,此展览是进一步透过不同层次的「对话」,探索艺术和设计之间的美学价值和审美观的共性;也是「中国文化的内在精神性」和「西方设计的形式及其功能性」之间的文化交流,从而对现代生活艺术作出全新的詮释。

Olivia Putman 将在展览发表她的全新设计傢俱系列,Calvin特意邀请中国艺术家小华、田卫及王爱君首度在香港展出其综合媒材的绘画,参与这场艺术与设计的对话,联手展现现代生活空间的美学。

Dialogue Art and Design Exhibition co-presented by Calvin Hui and Olivia Putman

许剑龙(Calvin) 与Olivia Putman

Studio Putman / 椅子 – 丝绒女士(左), 丝绒先生(右)

Studio Putman / 茶几 — 晶莹的微波

Olivia Putman

Olivia Putman是出生於巴黎的法国设计师。她於2007年成為公司的艺术总监,以达成母亲Andrée Putman一直以来的心愿。Olivia的作品所涉及的范畴从室内设计到舞台佈景和设计。高中毕业后,她於1987在巴黎索邦大学年取得艺术史学士学位,随后穿梭於巴黎和纽约两地工作。於1995年亦开始修读景观管理。此外,Olivia与景观设计师Louis Benech為杜乐丽花园和爱丽捨宫进行佈局设计工作。她还开始与Studio Putman合作。於2010至2012年间担任水晶品牌「莱儷」(Lalique)的艺术总监。其后,為巴黎凯旋门索菲特酒店担任设计工作。Olivia与不少品牌合作,当中包括咖啡品牌奈斯派索(Nespresso)、家具生產品牌Emeco、银器品牌昆庭(Christofle)及尔夫普茨(Ralph Pucci),当中更為化妆品牌莲娜丽姿(Nina Ricci)推出l’Air du Temps特别版香水。

Studio Putman / 地灯 – 节日

Studio Putman / 茶几 – 银杏

参展艺术家之介绍

小华 / 11000米系列,No.20

D xiaohua_s小华

小华 – 以一个中国女性艺术家的敏感,走向了「弱」(weakness)。她说:「弱才是最强的,而此强大却是虚无」(Weakness is strength, strength is nothing! )。如此的逆转与逆觉将使抽象重新获得新的面貌。小华裁剪了几千条块状的小格子,大小不一,涂上不同的颜色,最为重要的一步是还以熨斗熨烫每一个色块,使之在温度下变形与变色,布块呈现出细微的熨烫过的痕迹,温度的摄入则改变了颜色的色调,使之呈现出一种洗涤过的「降调子」:所有的颜色都被改变了,都被降调处理过了,偏于冷色,但是这些降调的一个个音符,却在冷色调中异常和谐,甚至一块红色也是含蓄的。

田卫 / 亭午

田卫

田卫,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国画专业,之后分别跟随中央美院贾又福先生、清华美院杜大恺先生研习国画。田卫充分利用水墨的渗染性,最大激发水墨的呼吸性,让宣纸以最大的潜能来吸收水与墨,他通过层层积墨,大量用水,让水内在涌动,再通过墨色的层次变化,逼出画面中心的那道白光。这个中心其实并非画出来的,而是通过上下周边的墨色层次逼出来,似乎白光要冲破黑色积墨的厚墙。

这个涌逼出来的空白,借用了中国水墨的空白化原理:即水墨的空白并非直接余留出来,所谓的留白不仅仅是不画与静止,否则这会成为一个纸面上的空间对象,而是通过反复围绕空白的周边来运作,使这空白生动起来,使看起来空余出来的「余白」活跃起来,因此这个涌逼出来的空白具有了内在的光感,那是一道无止息地在颤动的白光,似乎是宇宙显现的最初端倪,田卫有时候还在这道微茫中加入少许的颜色,暗绿或赭色等等,潜在的生机已经在其间酝酿着,画出了世界本身的来临。

王爱君 / 《天外》NO.26

王爱君

王爱君,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毕业。2004至今任教于天津美术学院,任天津美术学院新媒体艺术学院副院长。王爱君从佛教壁画飞天的生命舞动中顿悟到世界的运动,让巨石凭空来临,从而打开了绘画的深度空间。但王爱君的绘画并非激发某种惊恐事件,而是更为柔和,因为他还融入了色彩,让水彩与矿物质颜料混合起来表现山石的质地,这就柔和了巨石带来的可怕后果。这也是王爱君在「化形」之后,还找到了「化色」的方式,以中国工笔画三矾九染的原理,却去掉了勾线填色的传统手法,以新的方式化解色彩。

展览照片

开幕酒会 2015年5月15日

GL1_0014